决胜

导演:阎建钢

主演:王千源,柯蓝,吴刚,孔维,寇振海

地区:中国大陆

出品公司:广州影视传媒有限公司

集数:40集

播出时间:2016年7月15日

剧情介绍:

    1942年,东南沿海山区的一家新四军兵工厂被日军盯上,日军周密计划以后,突袭了兵工厂。保卫兵工厂的独立团特务连浴血奋战,终因寡不敌众,阵地失守,连长孔圆被俘。孔圆的哥哥孔方在日本留过学,研究过日本,熟悉日军情况,他在新四军帮助下,和未婚妻向海音混进日军占领区,里应外合,发动反攻,成功救出了弟弟和兵工厂人员并夺回了阵地。该剧取材于黄崖洞兵工厂保卫战以及众多兵工厂事迹,展现了社会各阶层不屈不挠联合抗战的图景。

第1集

1942年,抗日战争正是焦灼之时, 重庆中央大学心理学女教师向海音连日来陷入昏迷式的沉睡状态,这引起了同事的担忧。而她的未婚夫数学系教授孔方,同样的留日背景,孔方是数学逻辑学的天才,行事乖张,两人即将被一则广播卷入本与他们职业仕途无关的抗日斗争波澜中。 广播里传来孔方家乡的讯息:“八路军利用新研制武器对抗日军136旅团的战报”,孔方对这则新闻表示不满,向海音不解,孔方解释,刚研制出来的武器一般都提供给最近的部队试用,据此可以知道该部队附近有兵工厂。再计算兵工厂的一般参数,结合该部队周边地图数据,就可以确定兵工厂位置。如果敌人摧毁了兵工厂,那损失不可估量。而真正令孔方忧虑的就是日军136旅团的少将横尾阔,孔方相信凭借横尾阔的智慧推断出兵工厂并不难。同时他也担心自己的弟弟孔圆就在兵工厂,孔方拜托向海音为他搜集太行地区地图。

第2集

此时的慈水县城已被日军占领,横尾阔带着他的副官藤山微服巡街,他们穿着中山装感受中国民众的生活气息,横尾阔显示了其对中国文化的熟悉和对战局的谨慎态度。同样的心思缜密,孔方和横尾阔之间已经开始了隔空暗战的前奏。 孔方的学生们纷纷表示要用自己的方式投身抗战,孔方劝说大家数学和逻辑更能帮助他们实现抱负,学生们丝毫不信,为了让大家明白他的道理,孔方预言十一点零五分会有空袭警报,果不其然,警报如约而至。孔方又举一例,他推论出一个男生今晚要和一个女生约会,并且能通过这二人近两个月的生活数据推理出他们今天的约会地点,大家兴奋地拭目以待,孔方通过古老的策算方式推论出一个地点,学生们大呼神奇,听完孔方的推理过程,大家终于信服明白了报国不能光凭借一腔热血,武装头脑同样可以救国。

第3集

警报后,全校都跑空了,只有孔方和向海音留下镇静地打着乒乓球,因为孔方通过敌机数量与质量的锐减,他明白日军后方已经开始显露物资匮乏的疲态,同时忧虑近期内横尾阔的信息随机出现在他面前的次数增多,他认为概率显示两人必会狭路相逢,向海音笑他中度强迫症。这时一个炸弹袭来,孔方立刻扑倒向海音,二人脱险,孔方还想纠缠安眠药的事,却被向海音一吻封唇。 横尾阔二人路过一家孔记粮行,被门匾的欧体大字吸引,欣赏不已。 此时粮店老板也就是孔方的父亲孔良丰正面临着一场危机,领头的锄田小队长带领日本兵逼迫孔良丰交粮,孔家的护粮队躲在房顶暗处,只等掌柜以砸杯为令,冲出来杀鬼子。 孔良丰耐心与鬼子纠缠,锄田挟持孔良丰的女儿孔融逼孔良丰拿粮来换人,孔良丰不依,锄田朝天鸣枪警示。  

第4集

为一笔好字慕名而来的横尾阔来到孔家,他向孔良丰打听字出自何人之手,一听竟是孔融所写,大加赞赏,遂令锄田立刻释放孔融,其他鬼子并未认出横尾阔,刚要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中国人”,就被锄田紧张制止。 回到指挥部的横尾阔部署作战,果然如孔方所料,横尾阔也在搜集太行地区地图,组织测绘小组介入,目标直指虎头山兵工厂。 八路军连长孔圆为了执行保护虎头山兵工厂的任务,已经在虎头山呆了半年有余,兄弟们戒备涣散都怨无仗可打,指导员罗有仁批评了孔圆队伍纪律性,孔圆不以为意。  

第5集

傍晚,罗有仁林间巡逻,遇到两位“老乡”,很快发现对方破绽,马上潜回报告孔圆,孔圆立刻制住二人,并从这个叫石田太郎的日测绘兵口中挖出,他们一行四人还有两个潜入山中,孔圆审出接应地点,打算瓮中捉鳖。 指挥所内,孔圆布置围捕任务,兵工厂厂长谭震唯恐鬼子已经发现工厂,提议将情况上报,但孔圆却低估敌情,认为只是日本兵的例行公事测绘,不相信兵工厂会暴露,坚持伏击后再议。 孔方担心向海音继续服药,一直在床前监督她,定要等向海音睡着才肯离去,无奈向海音交出药瓶,孔方满意离去,可孔方走后,向海音偷偷拿出另一瓶药来服用。 执行伏击任务的三位队员,原计划等鬼子走的更近,看得清楚时才动手,没想到鬼子终于出现,走到半途却被一只惊起的飞鸟打草惊蛇,鬼子停住脚步询问,无奈之下,队员只好暴露,鬼子立刻射击,虽然最后全歼鬼子,但八路军连队一位队员也因此牺牲。

第6集

测绘小组未能按时归队,横尾阔更加肯定虎头山有诈,立刻调动部队前往。 此时,孔圆和厂长谭震就要不要向上级汇报军情发生了激烈分歧,战友的死未能成为教训,孔圆一意孤行,坚持认为特务连可以保卫虎头山,拒绝上报。 千余鬼子围攻只有百余人的兵工厂,孔圆执行上级命令,保全兵工厂技师,并转移掩藏全部武器,为了给工人拖延足够的转移时间,孔圆带领兄弟们依天险地势防守,而日军则依赖人多和密集的火炮,双方激战到清晨,孔圆的阵地已经收缩到洞口,只剩十余人顽抗,大家坚守使命绝不撤退,罗有仁被毒气麻掉半边胳膊,他主动拴上炸药包冲入敌阵,剩下的战友也选择这样的悲壮方式与敌人同归于尽。另一边谭震也带领工人们完成了掩藏任务。 孔圆弹尽,只为自己留了一颗手榴弹,但敌人冲上来时,这颗手榴弹却不争气地没有拉响,孔圆被日军俘虏。

第7集

横尾阔召集全部兵工厂工人,以性命要挟工人们招出武器埋藏地点,谭震不卑不亢与其据理力争。 特务连还有两名幸存的队友,陆达仅剩五颗子弹,他埋伏暗处想伺机夺几个日军高官性命,但横尾阔技高一筹,要求部队免除一切军礼隐藏身份,并派狙击手反击;而闫学武被爆炸震晕醒来后,阴差阳错掉入一个漆黑的墓穴,他收集磷火照明,寻找出口,前途未卜。 日军为了展示俘虏战果,强行拉孔圆拍照并登报昭告,由此远在重庆的孔方也得知了弟弟被俘的消息,他打算亲赴前线去查看情况,向海音也无悔追随。 兵工厂厂长谭震鼓舞被俘的工人们坚守秘密,不可投敌叛国,但工人们分两个牢房关押,难免有人心怀侥幸。  

第8集

孔方终于启程为救孔圆而来。飞机上孔方为向海音讲解小概率事件,他试图为解救孔圆寻找理论可能。 日军三名狙击手继续搜索陆达,为了节约子弹,陆达并不想交锋,却在偷偷撤走时惊动了敌人,一场追击展开,陆达急中生智,将马蜂窝作为武器投向敌人,马蜂毒性惊人,三名狙击手痛求一死,陆达改变主意,毙了鬼子性命。 在被俘期间受过孔圆劝饭之恩的军画师石田太郎,多日来一直挂念不吃不喝绝食明志的孔圆,他从看守处骗来钥匙,想偷偷进去牢房,却被横尾阔抢了先,横尾阔讥笑孔圆并不真的想死,妄图用激将法迫使孔圆吃东西。 副官藤山想杀工人以震慑陆达,横尾阔并不赞同,他留着这百余号性命,实则有更残暴的目的,为日军的毒气实验准备大量活体标本,而专为这一计划请来的德国科学家瓦格纳却是个极其麻烦的人物,他提出诸多要求,其中一条便是需要一个精通中日德三国语言的美女翻译,横尾阔求贤若渴一一应允,并要求藤山顺便去打探虎头山的八百无名壮士墓。

第9集

石田太郎终于逮到机会进去牢房,他用当初孔圆劝他那套反过来劝孔圆,终于说动孔圆吃下了东西。 一名工人在放风时逃跑,被日军击伤,横尾阔拒绝救治,而是一枪将其毙命威胁其他工人安分守己,孔圆从看守口中得知此事,怒火难耐。 八路军独立团团部,团长杨全儒和政委蔡锷正为如何反攻虎头山营救工人而苦恼,孔方和向海音的突然到来令他们大开眼界,孔方不仅推论出团部的正确位置,还指出横尾阔占领虎头山并不是为了破坏兵工厂,而是为了建造自己的化学武器工厂。 孔方详细推理了自己的结论,他对横尾阔的活体毒气实验计划了如指掌。孔方建议从横尾阔特招的德国化学专家瓦格纳作为切入口,团长虽然觉得有道理,但碍于战事非儿戏拒绝了孔方和向海音的求援。 杨团长仔细研究过孔方留下的资料,终于对其能力深感信服,他及时追回了孔方和向海音,并积极配合孔方提出的要求,两人准备冒充格瓦纳的翻译混进山里。在那之前,孔方坚持回城省亲,为了找寻一个叫巩大河,水性极好的童年玩伴,他会在这场行动中起到重要作用。

第10集

杨团长为孔方找来两名交通员孟大孟二伪装脚夫赶驴车送其进城,孟大孟二却引起了守城兵的疑心,暗中派人跟踪一行人。 孔方与孟大孟二分开行动,向海音公私分明,坚持用太行币付了车钱。他们找到巩大河并相约一起深入虎头山救孔圆。 孔方回家将孔圆未死,自己打算亲去营救的消息告诉父亲孔良丰,父亲嘱咐儿子一切小心。孔方在房中找到一对哨子,并将哨子中暗藏的行动口诀告知向海音,期望在虎头山中能排上用场。 孟大孟二果然出了问题,暴露了身份,兄弟两人发现伪军伏击便掏枪还击,寡不敌众还是牺牲,但也因此连累暴露了孔方。 伪军包围了孔家,要逮捕与八路串通的孔方向海音,孔方坚称自己只是雇佣脚夫,对脚夫身份无从知晓,面对质问一一反驳,伪军头让其拿出清白的证据,向海音以太行币交付车钱一说证明与八路并非同伙。伪军头趁机敲诈孔良丰几袋米面了事。 孔良丰借着送米一事,从军备处得到通行章送孔方向海音出城,而巩大河亲眼目睹伪军正赶着孟大孟二留下的驴子,望以驴马识途一说,找到八路的交通站。

第11集

闫学武走出墓穴,却被日军发现,亡命之际,陆达竟狭路相逢击毙了鬼子,两人汇合智取脱离了险境。 孔记粮行的马车接上巩大河,一行人顺利出城,孔方决定截住伪军,他们埋伏在草丛中,孔方和巩大河负责瞎打,掩护护粮队的青皮干掉头驴,伪军不知有诈,无从应对,愚蠢的伪军头以为这是八路进攻前的空隙,忙招呼弟兄们屁滚尿流地逃了。孔方等人也顺利地重新和独立团接头。 杨团长已经打探到瓦格纳的情报,德国化学天才,随身跟随一名叫保罗的贴身保镖,梅机关为其物色了一名叫信芳的女翻译,这个信芳,孔方却怀疑其是军统特务,他担心向海音能否顺利顶替,杨团长派出伙夫孙国亮打算用近身擒拿制住信芳,一个伙夫却是擒拿高手,孔方才知独立团里卧虎藏龙。政委蔡锷原先也是个天桥变戏法的,孔方对此很感兴趣,他参观了蔡锷睡觉用的魔术箱子,筹划着这也许能为进山计划派上用场。向海音确定顶替信芳,  闫学武和陆达没脸出山去找组织,他们决定要更靠近鬼子核心,干掉几个高官才够本,于是闫学武想到重新从秘密墓穴走回去,因为墓穴另一个出口,就在鬼子驻地的一棵大槐树的正下方。

第12集

闫学武和陆达合力捉到一只苍鹰,顺利走出墓穴,在临近敌人心脏位置的一棵老槐树上隐蔽起来,伺机寻找狙击机会。 横尾阔听闻八路狙击手死灰复燃,他卜卦占象,得到了一支凶卦,慎重间,横尾阔特意伪装成伙夫出门,闫学武和陆达果然中计,对近在咫尺的鬼子少将浑然不觉,待观象完毕,横尾阔不小心一个踉跄引得周身卫兵紧张搀扶,这个细小动作暴露了破绽,但为时已晚,横尾阔已经被簇拥着消失在射程范围内,闫学武和陆达懊恼错失一次绝佳的狙击机会。 孔方为了进山,让蔡锷教他变魔术的方法,想依靠减肥让自己可以藏身箱中,由向海音作为随身行李带入山中,向海音觉得这个方法太冒险,没有答应。孔方用小概论事件理论说服她,并用一枚只有一面的假硬币蒙骗了向海音,让她相信小概率奇迹是存在的。 刺杀的事件恼得横尾阔下令全力清查八路狙击手。 孔方将假币偷偷扔入湖中,却被几个在湖中玩耍的孩子捡到,向海音发现后,内心忧虑却没有戳破孔方,而是义无反顾地选择和爱人走上不归路。

第13集

孔方一行人带着孙国亮奔赴太行火车站执行擒拿信芳的任务,途中,孔方因减肥体力不支,险酿车祸。 孔圆抓住一切缝隙保存体力,妄想逃离,他从看守口中隐约得知,鬼子留着他和工人们是另有用处,一股血腥的预感袭来。 孔方向海音利用一场捉奸戏码,成功避过火车站军警的注意,将信芳擒拿。但信芳拒绝和孔方等人合作,概不交换情报,没想到孔方竟能推测出她的身份及任务,信芳乃军统特务,调查的是横尾阔化学兵工厂的进度,拿到化学兵工厂正在研制神经性毒气的证据,国民政府想借此赢得国际舆论。信芳惊讶孔方居然料事如神,但仍然不肯就范。 孔圆借看守克扣自己饭食一事,要见横尾阔,想打探虚实,另一边兵工厂工人小张耐不住心灵煎熬,借口上厕所,实则打算求见横尾阔交代武器埋藏地点,这一切都被隐蔽在树上的闫学武陆达听到,闫学武要击毙叛徒,陆达却不忍心,眼睁睁看小张被鬼子带走,两人也因此掉下树来险些暴露,幸亏苍鹰救了他俩一命。

第14集

孔圆见到横尾阔,只谈俘虏待遇,横尾阔百般攻心,孔圆也不为所动,没想到小张的到来,令横尾阔大为得意,就在小张马上要交待出机密时,孔圆用铁链勒住小张的脖子想制其于死地,最终孔圆绝望地松手了,他不能杀同胞,小张羞愧难当,向孔圆保证誓死绝不松口。 小张回到监牢中,得到谭震等同志的谅解,队伍的凝聚力没有因此涣散,但另一个牢房以老赖为首的边缘工人却仍心怀叵测。横尾阔从小张未说完的半句话中便推测出武器埋藏的地点就近在咫尺,立刻大肆搜查。 因为信芳拒不合作,向海音只能向其施加催眠术,套出了她与瓦格纳接头的时间地点,并应孔方要求,仔细检查了信芳的身体。信芳左侧胸口有疤,颈间挂一条魔杵,向海音以哨子代替,尽量模仿有样。 鬼子开始搜查谭震等人的牢房,谭厂长急中生智,用计保住了武器不被发现。由于闫学武和陆达迟迟不落网,横尾阔向山外驻军调来一只军犬打算随瓦格纳一起送进山,参与搜查。  

第15集

孔方一行人连夜赶往虎头山,他与独立团确定的最终方案为:一、主要目的营救孔圆及兵工厂所有同志,二、由向海音偷出日军布防图,交给独立团打响反攻战夺回虎头山。 谭厂长觉出鬼子有诈,工人们恐怕不能全身而退,他征求大家意见,决定点燃引信和鬼子同归于尽,就在他们密谋途中,横尾阔为了找出武器下落,决定拿孔圆上演一出苦肉计。 藤山召集工人们在洞口集合,鬼子用枪抵着孔圆的脑袋,只有交待出武器下落,才能保住孔圆的命,谭厂长见大势已去,就在即将脱口之际,埋伏在暗处的陆达闫学武一枪击毙挟持孔圆的小兵,藤山见此大惊失色,立刻收押众人,向横尾阔汇报,八路狙击手未落网之前,横尾阔不打算再暴露,他派藤山去接应瓦格纳。 信芳从催眠中醒来,孙国亮试其鼻息本意关怀,没想到信芳误以为孙国亮毛手毛脚,两人大打出手,信芳被绑,并故意诬陷孙国亮对其不轨,要求杨团长主持公道。但团长知道这是信芳调虎离山的计谋,没有理睬。  

第16集

向海音顺利与藤山和瓦格纳接头,她在两人之间翻译周旋,一心挂念着藏身箱子中的孔方,不想途中一道送来的军犬嗅出箱子有诈,藤山要求检查箱子,向海音沉着地拿出一包牛肉干蒙混了过去,但这却没有逃脱瓦格纳的怀疑,他不断纠缠质问,好在日德语言不通,没有引起藤山的注意,向海音暂时稳住了瓦格纳。 一行人来到日军驻地,瓦格纳极其难伺候,本来他就不满横尾阔没有亲自接应他,来到驻地也不出来迎接,更是让他恼火,他坚持横尾阔不现身就不进营,藤山没办法只能进去请示长官。 暗处的闫学武陆达并不知晓瓦格纳和向海音的身份,想一枪击毙这些汉奸,幸亏遇到干扰作罢,横尾阔走到洞口眼皮直跳,他付了双倍违约金请瓦格纳进来,也不肯在外暴露。闫学武陆达也注意到军犬的到来,他们隐身商议对策。 孔方得知军犬的到来,觉得这是个必须面对的变数,他唯恐军犬在找到八路狙击手之前,先找到巩大河。  

第17集

瓦格纳如约前来检查向海音的箱子,孔方赶紧藏在夹层内,如同孔方相信数学带来的信息,瓦格纳也同样信奉物质的定律,他坚持箱子有问题,向海音孤注一掷打开箱子,幸亏藤山的到来暂时令孔方逃过一劫,他知道要赶紧想对策,下次没有这么幸运。 横尾阔设宴邀请瓦格纳,并要求其马上研制神经性毒气。 黄参谋带巩大河进山,没想到被追击八路的鬼子盯上,黄参谋为了保护巩大河完成任务,独自引开鬼子跳崖而亡。 酒过三巡,瓦格纳向横尾阔提议检查向海音的箱子,向海音知道躲不掉,只能请众人当面检验,孔方早已跑出箱子躲在床下,向海音又蒙混过去,但这并没有打消瓦格纳的顾虑,横尾阔也因此训斥了藤山的粗心,他坚信信芳是间谍,只是暂以为她是梅机关的间谍而没有行动。 向海音借着打水熟悉洞内的路线,被横尾阔发现请了回去。黄参谋的遗体找到,横尾阔通过蛛丝马迹就断定此人并非八路狙击手,他由此得知另一拨人闯了进来。

第18集

孔方立刻离开向海音的屋子,他为向海音布置了任务,偷一套军服,并预测横尾阔必然要找她谈话。这些果然言中,向海音被横尾阔请去喝咖啡,周旋中,向海音机智地承认自己是梅机关的特务,随身携带大箱子是为了气体研制成功后可以带走一部分向军部交代。横尾阔暂且相信了向海音的说辞。 谭厂长打算组织工人闹事,引来横尾阔现身,再点燃引信和鬼子同归于尽,万事皆备,正当他们要闹事时,向海音却跟随鬼子的战地摄影师来到牢房参观,向海音察觉到异样,不动声色地用上海话给工人们传递出营救的信息,谭厂长听到后半信半疑打算再观察一阵。 向海音跟随摄影师终于来到孔圆的牢房,她三番四次地通过和摄影师的谈话,暗示孔圆,孔圆也觉察出这个女人的到来跟自己有关系。 军犬带着鬼子小分队首先找到巩大河的踪迹,鬼子放心地让军犬独自去追,穷途末路时,闫学武循着狗叫声发现了巩大河,他利用陷阱杀了军犬,带着巩大河逃走,二人背着死狗躲在树上,险些被鬼子发现。  

第19集

向海音成功偷来一套日军服,她将路线结构,孔圆和工人的关押位置都告知给孔方,孔方换好衣服,大方地走出房间,此时正是犯人放风的时间,孔方冒充嚣张的鬼子踹倒孔圆,兄弟俩终于相见,两人都不动声色地错过,孔圆激动地掩饰住泪水。 闫学武陆达和巩大河彼此确认了身份,准备联手解救孔圆,但巩大河没有了工具包,暂时不能完成孔方交给他的任务。 孔方融入日军营,走的旁若无人,他用计顺利混进看押工人的牢房。 孔方顺利找到谭厂长,混进工人队伍,在大家的掩护下,准备商谈逃离方案,另一个牢房,横尾阔带来一锅炖牛肉,让老赖为首的外围工人们享用,隔壁牢房的谭厂长闻到,藐视鬼子的伎俩,因为老赖他们并不掌握核心机密,所以并未引来谭厂长的忧虑。 横尾阔催促瓦格纳的研发进度,没想到瓦格纳周末拒绝工作,而能让他工作的唯一条件,就是他想要一把昂贵的黄花梨椅子。

第20集

孔方提出解救工人们的方法就是挖地道,他也知道关于八百壮士墓的传说,并且通过实地观察,推测出墓的存在和大概位置就在牢房的密室内,他让谭厂长安排人手倒班从埋藏武器的暗室开始挖,只要挖通暗室和墓穴,就能悄悄转移所有工人。 横尾阔查看鬼子缴获的巩大河的工具包,因为一张防水的地图,鬼子加大了对太岁湖的防守。军犬死于陷阱,说明狙击手早有准备,横尾阔推断出这伙八路就潜藏在附近。 闫学武三人为了能和孔圆用哨声联络,决定逮一只鸟代替哨子,他们的行踪惊动了日军,幸亏声东击西躲过了追查,三人回到墓中,为了更好地掩饰洞口,巩大河捉来几条水蛇盘踞在洞口。追来的日军误以为是蛇洞,放弃了搜查。 横尾阔询问瓦格纳何时展开活体实验,瓦格纳却在等他的黄花梨椅子到来。

  • 01集
  • 02集
  • 03集
  • 04集
  • 05集
  • 06集
  • 07集
  • 08集
  • 09集
  • 10集
  • 11集
  • 12集
  • 13集
  • 14集
  • 15集
  • 16集
  • 17集
  • 18集
  • 19集
  • 20集